发表日期:2015-06-03 12:06:21  

沙窝的绿色变奏曲
沙窝的绿色变奏曲
 
      在中国北方,特别是黄河流域,有很多叫做沙窝的地名。一提起沙窝,总给人荒凉的感觉,因为沙窝标志着荒芜和贫瘠,意味着苍凉和死寂。可在鲁北平原上,也有个名叫沙窝的地方,却是一片苍翠葱郁、充满生机的绿洲。这就是惠民县沙窝林场、孙子故里森林公园。
    冬去春来,万物复苏,沙窝也已是生机一片。伴随着和煦的春风,杨柳竞相摇曳着泛青的枝条,吐出鲜绿的嫩芽,慢慢舒展开碧绿的衣裙。林外那一望无际的麦田也亮了起来,鲜活的麦苗儿,起劲儿向上窜着,阵阵春风拂过,绿波荡漾,就像一片绿色的海洋。
    五月,是槐花盛开的季节。五月的沙窝,是一片花海。从远处看,横亘十多里,白茫茫一片,彷佛是天边的一层白云。到了近处,那一树树密密层层的槐花,就像是昨夜压上枝头的一场瑞雪。漫步林间树下,那浓郁的花香便一个劲儿地往鼻孔里钻,沁人心脾。一串串雪白的槐花挂满枝头,又像是落了满树玲珑剔透的玉蝴蝶。嗡嗡的蜜蜂,与他们亲吻着,嬉闹着,欢快地飞来飞去。混交的杨树,把自己青翠欲滴的新叶,拨弄的唰唰直响。脚下,碧草铺成一块巨幅地毯,柔柔的,绿绿的。绿毯下,不时有苦菜或蒲公英绚出几朵艳丽的小花,像一个个俏皮的笑脸儿。
    不远处,放蜂人的帐篷隐约可见。放蜂人头戴斗笠、面纱,紧张地劳作,那姿态,那神情,简直就是一尊凝重的雕塑。黑黝黝的蜂箱和漫天飞舞的蜜蜂点缀其间,构成一副浓重的水墨画,凝聚成一道美丽的风景。
    夏日,热浪席卷城市乡村,沙窝又成了人们躲避酷暑的天堂。林荫下、石亭中、草地上,或独自放飞思绪,或情侣依偎细语,或亲朋纵情畅叙。身旁习习清风,耳边啾啾鸟鸣,人与林相拥,心与绿相融,在绿色的怀抱中,燥热一扫而空。
    一场大雨过后,一只只精致的蘑菇破土而出,散落在林子的角角落落。人们纷至沓来,寻寻觅觅,捡上一些放到锅里那么一炖,那滋味——才真正叫鲜美哩!
    如果你有雅兴,一湾垂柳环抱的池塘,就是你垂钓的好去处。塘中微波涟漪,绿树倒影;岸边柳荫下,一人一竿,怡然自得,虽说没有“独钓寒江雪”的意境,却也着实让人羡慕。
    冬天雪后,沙窝的雪地上,就成了孩子们的乐园。堆雪人,打雪仗,银铃般的笑声在林间回荡。偶尔,雪地上出现几行野兔的爪印,扑朔迷离。孩子们寻迹而进,那猫腰弓背的架势,嘘声闭气的神态,实在让人忍俊不住,更为冬日的沙窝平添了一份野趣。
    实际上,在不远的过去,沙窝还真的是名副其实。春风一刮,风沙四起,满目昏黄,眼睛连睁也睁不开。“骑车蹬断链子,走路没脚面子”,那时的情景还让人们记忆犹新;“人有一张嘴,一年吃进两块坯”,风沙肆虐让人们苦不堪言。贫瘠、干涸的土地上,沙丘连绵,不用说种小麦,就是地瓜,花生也种不出来,今天播上种,栽下秧,明天风一起,沙一来,所有的劳动成果和希望就都无影无踪了。
    于是,林场的创业者,我们的老一辈林人们,扛着铺盖,来了。在这兔子不拉屎的地方,“天当房,地当床,就着风沙啃干粮”。搞勘查设计,风沙迷住了双眼,撕哑了喉咙,却挡不住他们来回奔跑的身影;挥锹挖坑,风沙掺着汗水和成泥浆,糊到他们的脸上身上,却糊不住他们浑身涌动的热情;植树浇水,手抬肩扛,满头的汗水随着一盆盆、一桶桶珍贵如油的泥水,伴随着绿色的希冀,浇进一株株绿色的小苗……
    终于,一望无际的沙海里,挺立起一万多亩的绿树。沙窝绿起来了!活起来了!随着绿色的蔓延,风沙在溃退着,沙窝便有了万顷翠绿的良田。饱经风沙之苦的沙窝人,脸上开始有了如花的笑容和他们如蜜的生活。
    经过几代林业人艰苦不懈的努力,如今的沙窝林场,就像一颗绿色的翡翠,镶嵌在孙子故里惠民县的西部,以其茂盛的林木、繁多的植物和“天然氧吧”的美誉,变身省级森林公园。沙窝的森林生态旅游也与惠民的“孙子兵法”兵学旅游、渤海革命老区红色旅游、千年古城历史文化旅游融入一体,相得益彰。越来越多的游客在醉人的绿色里徜徉,流连忘返。
    沙窝,记录了一段荒芜的历史,定格下一个荒凉的回忆;
    沙窝林场,记载着一个创业的奇迹,矗立起一座林人的丰碑;
    孙子故里森林公园,支撑起一个绿色的怀抱,构筑起一个精神的家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