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表日期:2019-06-18 09:43:09  

人才 科技 绿色 共享
第25个世界防治荒漠化与干旱日纪念大会暨荒漠化防治国际研讨会
 
  

  中国防治土地荒漠化取得的成绩举世瞩目。荒漠化土地面积由上世纪末年均扩展1.04万平方公里转变为目前的年均缩减2424平方公里,沙化土地面积由上世纪末年均扩展3436平方公里转变为目前的年均缩减1980平方公里,实现了由“沙进人退”到“绿进沙退”的历史性转变。为推动防沙治沙事业不断发展,中国防沙治沙人从未停止努力,探索技术,创新模式,分享经验,直面问题,汇聚起更强大的力量推进防沙治沙取得更大的成绩。
  6月17日,第25个世界防治荒漠化与干旱日纪念大会暨荒漠化防治国际研讨会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召开。大会主题为“人才、科技、绿色、共享”,设立了6个分论坛,围绕创新技术、监测预警、人才培养、国际合作、产业发展等方面开展研讨与交流。

 

 

敖东 摄

 
用新技术推进沙区生态修复

 
  第一分论坛围绕防沙治沙的新模式、新技术展开交流和分享。
  亿利绿土地科技有限公司首席科学家王林和介绍了库布其生态模式建设。
  亿利资源集团坚持30多年治理库布其沙漠,形成了以沙漠资源为依托、以技术创新为支撑、以科技带动企业发展、产业带动规模治沙、生态带动民生改善的创新实践和成功范例。亿利研发的二代无人机,能实现精准播种并自主飞行,在库布其沙漠实施无人机飞播造林试验2000亩。目前,亿利吸纳100项全球化治沙改土新技术进行展示、宣传、应用,并纳入大数据平台。
  哪些植物能够在高寒地区的沙地生存?中国林科院新技术所党委书记贾志清团队研究了海拔2800米以上的青海高寒沙区如何恢复植被。针对高寒沙地独特的环境条件,通过工程与植物固沙、无灌溉造林等技术,试验区造林成活率平均提高了12.3%,植被覆盖度平均提高了36.7%。选育的青海云杉等8种抗寒植物材料在青藏高原高寒区生存上限达到海拔4600米。筛选出适合高寒沙区的优化防护林类型,提出了高寒沙区防护林最佳造林密度。
  今年是甘肃省治沙研究所成立60周年,所长徐先英分享了甘肃治沙60年的成果。
  甘肃以“外治风沙、内建绿洲”为指导,通过实施“障压、灌固、带挡、网护”,形成绿洲防护体系;发展“节水、保土、采光、肥地”的绿洲边缘高效农业系统;建立区域“农业系统”综合防沙治沙模式。这是甘肃治沙的骄傲,曾获甘肃省科技进步奖一等奖,录入《甘肃大辞典》。
  对于草原生态的保护与修复,中科院植物研究所研究员白永飞认为,应科学配置草地的生产和生态功能,加大基本草牧场和人工草地建设,提升其生产功能;对大面积退化、沙化草地进行保护和修复;坚持春季休牧、打草场轮刈制度,恢复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稳定性。
  建立天空地一体化的草原生态监测技术体系,构建草原生态和草牧业大数据智慧平台,为动态草-畜平衡、草-畜合理布局、科学饲养等提供强大的科技支撑。完善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长效机制,建立生态保护成效监测、检查和监理机制。(记者 迟诚)

 

 
完善荒漠化监测预警

 
  风沙灾害能在多大程度上实现科学监测与预警?遥感等高新技术手段的应用对于科学防止沙害和荒漠化有怎样的作用?第二分论坛探讨了风沙灾害的形成原因,交流了如何完善监测预警系统。
  北京林业大学水土保持学院教授丁国栋认为,我国治沙技术相对成熟,成效十分显著。但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城市化使沙区人口减少,劳力费用增加,防沙治沙迫切需要机械化和智能化。
  沙尘暴呈现明显的年际、季节、月份及日变化特征。遥感大数据极大地增强了各行各业的监测应急能力,在沙尘暴监测应急中也将发挥不可替代的作用。国家利来国际老牌调查规划设计院副处长刘旭升认为,应构建“天网”“地网”“人网”三网合一的天地同步监测体系;采用大数据手段实现分散数据的整合,提升沙尘暴监测应急工作的时效性和准确性;构建数字化、智能化、可视化的平台,研发数字化沙尘暴应急预案,实现沙尘暴应急管理的智慧化,打造智慧林业展示窗口。
  中国土地荒漠化与沙化监测是荒漠化防治的基础工作,自1994年以来,国家林业局每5年进行一次清查。中国林科院荒漠化研究所对地观测实验室主任冯益明介绍说,我国沙化土地主要在西北部,在南方河湖两岸以及滨海也存在零星沙地。由于沙地区域差异大,基于遥感进行沙化土地提取,难点在于难以精确提取沙化土地边界。为此,采用中科院寒旱所2000年基于TM影像目视解译得到的全国沙化土地结果为基础,相应年份遥感影像与2000年沙化土地边界进行叠加,对沙化土地边界进行修边更新,得到相应年份沙化土地边界。
  与会专家还分析了宁蒙河段入黄风沙过程的监测结果、内蒙古中北部沙漠化及其成因分析。专家认为荒漠化和沙化应该有更精准的监测与预警。(记者 迟诚)

 

 
建立“一带一路”防治荒漠化合作机制

 
  “一带一路”防治荒漠化合作机制于2017年《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期间启动,由20多个国家及欧盟、国际组织等联合发起。第三分论坛围绕落实“一带一路”防治荒漠化合作机制展开交流,推动多边在防治荒漠化方面务实合作。
  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研究员徐新文介绍,新疆生态所将荒漠化的先进技术与模式带到了“一带一路”沿线国家。
  在东亚蒙古国,建立了沙障固沙拦雪技术示范区、封育恢复技术示范区。
  在哈萨克斯坦,查明生态屏障建设障碍因子,建成造林植物引种筛选基地。突破困难立地造林关键技术难题,提出困难立地造林技术方案。构建林带优化模式,建成20公顷生态屏障示范基地。
  毛里塔尼亚2/3的国土面积被沙漠所覆盖,被称为“沙漠共和国”。新疆生态所查明了毛里塔尼亚5个不同时期荒漠化发展过程,预测了未来10年荒漠化发展趋势,筛选7种当地荒漠植物,形成乔灌结合的荒漠化防治适宜物种。科学制定了“缩小大方格、降低风蚀量、提高成活率”的流沙治理方案。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荒漠化治理需求明显,但限于其自身发展限制,普遍没有能力独自开展土地荒漠化治理。美丽国土生态环境工程技术研究院总经理李云飞提出“建设美丽沙漠综合体”。李云飞认为,按照“产业治沙”的总体思路,让生态建设与沙产业发展紧密结合。使用系统思想、整体观念、科技成果、产业链条、市场运作、文化对接来经营管理沙漠资源,实现沙漠增绿、农牧民增收、企业增效的良性循环的新型产业,最终构建“美丽沙漠综合体”。
  来自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蒙古国的专家们,就荒漠化防治和生态修复案例展开探讨交流,期待为荒漠化防治给出创新方案。(记者 迟诚)

 

 
培养治沙人才发挥妇女青年作用

 
  “培养人才是促进防沙治沙事业的一项重要工作。”陕西省林业科学研究院院长助理赵国平在第四分论坛上说:“防沙治沙是长期而艰苦的事业,更需要懂技术、肯吃苦、有情怀的青年力量。”
  第四分论坛围绕人才培养、青年及妇女在防沙治沙事业中的作用展开讨论与分享。
  内蒙古农业大学被称为中国防沙治沙的“黄埔军校”,1960年建立了我国第一个沙漠治理专业,2016年成立了我国第一个沙漠治理学院。内蒙古农大沙漠治理学院常务副院长左合君说,经过60年的建设发展,学院已形成具有本科、硕士研究生、博士研究生、博士后完整的人才培养层次,为国家培养了近4500名各级各类优秀人才,成为“三北”地区乃至全国防沙治沙和林业生态建设领域的教学科研管理骨干和生态文明建设的实践者和推动者。内蒙古防沙治沙人才培养在荒漠化防治、沙区植物资源保护与利用、沙产业开发、矿区生态恢复领域形成特色和优势。
  妇女在生态建设中的作用往往被忽视。兰州南北两山绿化指挥部副总指挥张丽霞认为,无论在我国还是在世界,妇女都应该成为荒漠化地区防沙治沙的重要力量,应充分发挥妇女在荒漠化防治中的作用。一是参与基础劳动,助力荒漠化治理。陕西省靖边县牛玉琴,数十年治理沙漠11万亩。二是参与技术研究,推动荒漠化治理。中国科学院院士、兰州大学原副校长郑晓静,致力于研究风沙力学,规范了治沙草方格的标准和布局。三是参与产业发展,支持荒漠化治理。甘肃民勤村民崔爱萍,带领村民栽好“一片林”,治住“一片沙”,发展梭梭接种肉苁蓉,培育致富产业。四是参与决策管理,引领荒漠化治理。甘肃省原副省长刘恕是中国沙漠及沙漠化领域研究的学术带头人之一,被聘为联合国环境规划署沙漠化分部高级顾问,推动全球防治荒漠化治理。(记者 迟诚)

 

 
用好荒漠资源发展沙区产业

 
  我国现有沙产业包括种植业、养殖业、加工业、能源开发产业和沙区景观旅游业。如何在现有的沙产业基础上继续探索,开拓沙产业发展的新渠道、新思路,打破发展瓶颈,促进沙区人民增收,成为第五分论坛主要讨论的话题。
  国家利来国际老牌荒漠化防治司副处长刘勇以甘肃为例,详细介绍了甘肃河西走廊地区正在快速发展的饲料等草产业,甘草等中药产业,马铃薯产业,棉花产业,肉羊、奶牛、瘦肉猪等畜产业为主的沙产业经济带。经过发展,河西走廊已逐渐从商品粮基地转变成重要的蔬菜生产基地。此外,河西走廊地区的风力发电已成为可再生能源开发利用中技术最成熟、最具规模开发和商业化发展前景的发电方式之一,值得全国推广。
  中国林业科学研究院荒漠化研究所卢琦博士以“治沙是个大产业”详细介绍了国外沙产业发展状况,为我国沙产业发展提供了更多学习的范例。他以以色列的设施农业及节水灌溉技术、美国集约化利用土地、阿联酋的绿地再造工程为例,阐述了不同国家因地制宜的治沙理念。同时,以苏联的引水工程、非洲萨赫勒带的“打井援助计划”为负面案例,警醒我国不能重蹈覆辙。
  “发展文冠果产业是近年来我国沙区的一项行之有效的沙产业模式。”国家林草局文冠果工程技术研究中心主任乌志颜介绍说,文冠果为中国特有物种,俗称“降龙木”“北方菩提”,国外称之为“东方神果”。文冠果适应能力强,抗旱、抗冻,耐盐碱、耐瘠薄,果实成熟期短(90天左右),病虫害少,管理省工省力,成为沙区的一项重要经济作物。目前,我国人工文冠果林面积约300万亩,种子产量50000吨,审定新品种近40个,国审良种1个,省区级良种6个,建立了良种选育基地6处。(记者 孙鹏)

 

 
实现治沙与富民双赢

 
  如何在沙化土地上发展富民产业,发展什么样的沙产业,才能使深受荒漠化困扰的我国西部地区成为中国新的战略能源基地和绿色生态屏障,从而达到生态与经济效益双赢格局?第六分论坛探讨了沙产业发展在推动荒漠化防治中的功能作用、措施做法以及成功案例。
  1984年,钱学森院士就革命性地提出了“创建农业型的知识密集产业——农业、林业、草业、海业和沙业”的科学设想。他的沙产业理论和“多采光、少用水、新技术、高效益”的沙产业技术路线在中国的荒漠化防治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中国科学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雷加强研究员认为,防沙治沙不仅仅是技术性工作,更是帮助区域致富发展的综合性工作。防沙治沙既要充分考虑和尊重自然和生态演变的规律,更要发挥经济杠杆在中间的引导作用,把改善生态环境与帮助农牧民脱贫致富结合起来。
  沙棘产业,就是沙产业的核心体现。中国治沙暨沙业学会沙棘专业委员会秘书长王尚义在报告中说,沙棘以其根系发达、根瘤固氮、耐干旱、耐温差、耐瘠薄、耐盐碱、耐风沙、成林快等特点,非常适宜在沙区种植。沙棘富含400余种生物活性物质,近年来我国的沙棘食品业飞速发展,已经开发出了几百种沙棘产品,产值数亿元,深受企业和西部沙化地区的农牧民青睐。另有研究表明,沙棘具有很强的水土保持、防风固沙作用,被中国政府列为治理黄土高原水土流失和西部荒漠化的先锋树种。因此,沙棘产业化开发对荒漠化治理具有十分重要的推动作用。因此,发展沙棘产业,能够实现生态和经济效益双丰收。
  此外,其他报告人分别从利用沙地风光清洁能源培育微藻发展沙产业、生态工程建设防治土地荒漠化、荒漠化土地适生树种果实加工利用造福人类、培育防沙治沙产业体系、发展沙产业、增强荒漠化防治的可持续性等角度,分享了沙产业发展在推动荒漠化防治中的成功经验,揭示了依靠科技,充分利用阳光、土地等自然资源,采取生物、工程等措施,延伸产业链、对接市场、创造财富、造福百姓的荒漠化防治理念。(记者 孙鹏)